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法新论 > 正文

中国书法报2015年7月21日报纸刊发陈春文章
2016-01-19 22:15: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拟古与神韵,孰为第一? (此文已发表在2015年7月21日第4版《中国书法报》) 陈春当代书坛,在书法的审评标准上,存在严重的拟古第一倾向,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地制约了书法的发展。所谓拟古,就是模仿古人的风


拟古与神韵,孰为第一?
               (此文已发表在2015年7月21日第4版《中国书法报》)
                                 
陈春
 
当代书坛,在书法的审评标准上,存在严重的“拟古第一”倾向,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地制约了书法的发展。
所谓“拟古”,就是模仿古人的风格,“拟古第一”就是以像不像古人作为第一评判标准,凡是写的不像古人风格的书法作品,一律视为下等作品。诚然,提倡拟古,有助于继承历代留下的书法艺术,但是,如果把像不像古人作为第一评判标准,那就会抑制书法艺术的创新和发展。这就是事物的两面性。

真正的书法艺术,应以神韵为上。南朝书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这里的“神采”其实就是一种神韵。它是指点画线条及其结构章法中透出的精神、格调、气质、情趣和意味的统称。追求神韵,抒写性灵应该是书法家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

我并不反对拟古,因为古人的书法中,那些既然能一代代地留传下来的作品,它肯定是精华部分,属于精品。可以想象,它也是经过古人艰辛探索后,留下的有着浓浓神韵的好作品。也正因为如此,如果一个人能把古人的字学得惟妙惟肖,那他的书法必然自得古人的神韵。每一个人在学习书法的初、中级阶段,拟古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它可以帮助自己少走弯路,尽快掌握常规的书写技能。
    而且,拟古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那就是历代书法经过时间的风化,往往比现代人的书法又多出一种神韵,那就是古朴、苍茫的感觉,所以,现在,有的人的书法作品,本来一般般,但经过“做旧”之后,会产生一种朴茂、苍茫的古意,无形之中,神韵的指数得到飙升。

毋庸置疑,拟古可以水到渠成地得到书法的神韵。但是通向神韵的路不应该仅有拟古这一条宽阔大道,从逻辑上看,它们二者其实是包涵与被包涵的关系,也就是说,必定还有其它的路径。那么,这个其它的路径会是什么呢?我的理解就是我们常说的“创新”。

谁都知道,创新很难,创新的成果要被认可,更是非常难,但是,从这两个概念的逻辑关系上讲, 创新最起码可以算是一条崎岖坎坷的小道。没有创新,书法就会停留在古人的高度上,无法超越;没有创新,书法就会形成自我封闭,无法突破,无法发展。因此,在书法作品的审评实践中,我们应该把神采和韵味放在第一位,而不能以它像不像古人作为评判的第一标准。

由此可见,我们可以把拟古作为一种学习书法的手段和方法,但它不是终极目的,只有在拟古的基础上,有创新的东西出现,才更有意义,才是更高层面上的弘扬我国的书法艺术。而书法的审美以何为标准具有导向性作用,因此,要在审美评判上引起足够的重视,要视神韵为第一而不是视拟古为第一,只有这样才能在真正意义上推动书法艺术持续健康地向前发展。
 
作者:陈春,13773338891
225800江苏省宝应县安宜高级中学校办室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陈春:自嘲无法实有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