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法新论 > 正文

陈春:自嘲无法实有法
2014-01-09 16:25: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是北宋大文豪、大书法家苏轼的著名诗句,常常被用来证明苏轼的书法观点和苏轼尚意书风的重要论据。近来笔者研究却发现,这实际上是苏东坡对本人的自嘲和对世道带给他不公的愤...
  “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是北宋大文豪、大书法家苏轼的著名诗句,常常被用来证明苏轼的书法观点和苏轼尚意书风的重要论据。近来笔者研究却发现,这实际上是苏东坡对本人的自嘲和对世道带给他不公的愤懑情绪的一种含蓄发泄,却被后人按字面意思解读,并到处引用。
  
  苏轼想要表达的意思,真的是“意造无法”吗,真的是“点画信手烦推求”吗?根本不是。
  
  从全诗看可知,苏轼说的大多是气话。“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出自《石苍舒醉墨堂》,全诗是这样的:
  
  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
  
  何用草书夸神速,开卷惝怳令人愁。
  
  我尝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年瘳。
  
  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
  
  近者作堂名醉墨,如饮美酒销百忧。
  
  乃知柳子语不妄,病嗜土炭如珍羞。
  
  君于此艺亦云至,堆墙败笔如山丘。
  
  兴来一挥百纸尽,骏马倏忽踏九州。
  
  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
  
  胡为议论独见假,只字片纸皆藏收。
  
  不减钟张君自足,下方罗赵我亦优。
  
  不须临池更苦学,完取绢素充衾裯。
  
  首句已见端倪。“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说的是读书致祸论,说一个人一但识了字,他一生的坎坷就开始了。做人只要能认识记得自己姓名就可以了。“人生识字”与“忧患始”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吗?显然没有,人生忧患始于“耿直”而不是“识字”,之所以怪罪到“识字”的头上,完全是愤懑之语,这是显而易见的气话。
  
  再细细咀嚼后面的话,那一句不是令人心酸无奈的怄气之语?
  
  “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与通篇的语境是统一的,他自嘲无法,实质有法。史料证实,苏东坡一生推重“二王”,强调“晋人风度”,于颜真卿书也所得甚多。
  
  从苏轼说过的另一句诗“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也可以看出,前句有谦虚之意,后句才是真实情况的反映。“晓书莫如我”说明苏轼对古人书法是有很深研究的,一个如此精研古人书法的人,真的会那么“不善书”吗?事实已经无可辩驳地证明,他,不仅能书,而且善书。
  
  但是,苏东坡毕竟不是一个只满足于墨守陈规、克隆古人书法的凡夫俗子,他的卓越的才气、超凡的悟性使他产生了变革和创新的欲望,格外追求创作心态的自由。他追踪前贤有着强烈的愿望,但又不是模仿前贤的书风,他要追踪的是前贤的革新精神,不被成法所囿,博采众长,追求意趣,他要创出新的书风,建立新的高度。所以,他特别推崇“变法出新意”的颜真卿。苏轼认为,学习古人书法要“取其意气所到”、“得其意思所在”,要师其意而不袭其貌。因此,他创造了“肉丰而骨劲,态浓而意淡,藏巧于拙,特为秀伟”(《学古绪言》)的一种新书风。正如他自己所说:“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
  
  但是,自古变法多阻力,苏轼也没有例外。他的“变法”书法观,也一样遭到了当时守旧势力的非议,说“东坡用笔不合古法”。东坡听到,虽然很气,却也无奈。因此他用自嘲的方式宣泄着愤懑的情绪。
  
  在他的书法创作中,也不难窥见他的苦闷。如他依托颜真卿中最适合自己性情的模式的《东方朔画赞》,创作出雄强豪放的楷书,书体有肥扁的特质,似乎是人生压抑之感的折射,与颜鲁公的田舍夫相映成趣,其中不乏雄强的不屈精神。他的行书《黄州寒食诗帖》则把凝重与飞动、悲愤与平和有机地融合了起来,将他因压抑而喷放的浩然正气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
  
  由是观之,“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仿佛在对那些贬损他的人说,“你们说我‘无法’就‘无法’吧,说我‘信手’就‘信手’吧,我也不同你争了”,而内心却想说,“我是‘有法’的,
  
  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有法’,而是创新意义上的‘有法’,我说的‘烦推求’也不是真的没用心,我的‘推求’是创新意义上的‘推求’,你们能理解我吗”。试想,苏轼如果直说而不曲说,谁又能理解他呢?说了又有何用呢?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只能选择“以退为进的”表达方式,所以,这种表达,既是苏轼愤懑情绪的宣泄,更是苏轼变革精神的折射,同时又是他书艺高超的彰显。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陈春:只看身份不看字是对书法艺术的亵渎
下一篇:最后一页